用户
密码
忘记密码 我要注册
 
好莱坞动作片爆笑喜剧爱情电影经典恐怖片香港电影韩剧排行榜美剧新西游记裸婚时代落跑甜心无双中文网AA制生活太平公主秘史
 您现在的位置: 本站首页>>老年新闻>>正文
国内建筑为何如此短命
发布日期:2011/6/7   来源:  点击数:14009
        76岁的沈阳市民赵永明,几年来,四处追着看建筑爆破现场,因为他想把“老沈阳的背影留在脑海里”。
      2011年4月28日,赵永明站在一排刚吐着绿芽的人行道树前,亲眼目睹了18层的辽宁省科技馆背负着126公斤炸药,被整体爆破的情景。只用了6秒钟,年仅23岁的科技馆就与人世“永别”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不是老人的第一次了。
      2007年2月,赵永明目睹了投资2.5亿元兴建的沈阳五里河体育场“夭折”在18岁。2008年,他赶着告别了23层的天涯宾馆。2009年2月,他又眼睁睁地看着,亚洲跨度最大的拱形建筑、只有15岁的沈阳夏宫2秒钟内变成一堆废墟。
      更令人痛心的是,有的建筑“出生即死亡”。安徽合肥维也纳花园小区1号楼,在正常建设了16层而尚未完工时被整体爆破。按市政府的说法,该小区影响了合肥城市景观中轴线的山景。而当时,这个16层的庞然大物“死亡”时,不足1岁,还算是一个“婴儿”。
      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曾表示,我国是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国家,每年新建面积达20亿平方米,使用了世界上40%的水泥、钢筋,建筑的平均寿命却只能维持25—30年。而根据我国《民用建筑设计通则》,重要建筑和高层建筑主体结构的耐久年限为100年,一般性建筑为50—100年。
      同时,另一组数据显示,英国、法国、美国的建筑统计平均使用寿命分别为132年、85年和80年。
      对此,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范柏乃感慨:“我们有5000年的历史,却少有50年的建筑。”
      在范柏乃看来,很多建筑不是倒在爆破工手上,而是倒在对政绩工程和GDP盲目追求的某些人手上。
      学者通常把国内建筑短命现象的原因,归纳为“四说”: “质量说”、“规划说”、“政绩说”、“暴利说”。而范柏乃认为“政绩说”更值得关注。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博导董黎明承认,有时候,我们的规划本身患了“近视”,缺乏远见,但说到底,更大的问题出在“政府想法太多上”。
      一届政府一个想法,规划改来改去。所以有人称:“规划规划,纸上画画,墙上挂挂,橡皮擦擦,最后全靠领导一句话。”人们把“规划跟着领导变”形容为“三拍”:一拍脑袋,就这么定;二拍胸脯,我负责;三拍大腿,又交学费了。
      “美国,换个总统,还是美国,我们的城市,换个领导,就要变个样。”范柏乃说。
      在他看来,为了给大拆大建找“好听”的理由,政府也学会了包装,什么“标志城”、“月光城”、CBD、CLD,反正,“拆一次创造了GDP,再盖一次又创造了GDP”。这正如经济学家凯恩斯著名的“挖坑理论”,当国家经济萧条时,雇200人挖坑,再雇200人把坑填上,一挖一填间创造了就业机会,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可社会财富并没增加。
      在这些政绩工程里,一些建筑不得不“被死亡”。比如武汉首义体育培训中心综合训练馆,投入使用仅仅10年,便被拆除,理由是该馆位于即将动工的辛亥革命博物馆和纪念碑之间,不得不为武汉耗资200亿元打造的“辛亥革命百年纪念计划”而“献身”。
     范柏乃表示,其实,这些建筑就算已过时、建筑功能发生改变,本也可以做到“二度开花”,比如上海的新天地、北京的798。“可政府就是不干这些‘傻事’,而是炸楼,把地卖给开发商。”
      很多时候,一个个画着圆圈打着叉的“拆”字背后,还隐着另一个字:利。多数“短命建筑”的背后,都有房地产开发的身影。五里河体育场拆除后,以16亿元的价格进行地块拍卖,投资19亿元新建一座奥林匹克中心。13岁的浙大湖滨校区3号楼被拆后,其置换出的土地以24.6亿元的天价整体出让,用于商业开发。
      专家感慨,现在城市大拆大建,政府只算经济账,不算文化账、历史账。而且经济账也算的是个人的“小账”、区域的“小账”,就没算全国的“大账”。如果全国能提高建筑40%的使用年限,以2006年全国房屋竣工面积为例,每年可为国家节约资金约234.14亿元,使用年限增长20年共节约资金约4682.86亿元。
      中国城市经济学会秘书长刘维新说,他从没看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现在这样大运动式地“拆了建、建了拆”。建筑是用石头写成的史书,中国“建筑短命”现象严重违背了城市建筑发展的规律,没有文化积淀的城市不是城市。
      有网友评论说:“我们活活把中国建筑这部‘古代史’写成了‘现代史’。”
      在巴黎,拆一幢房屋比建一幢要难得多。英国同样如此,连电线杆都受保护。刘维新说,他很羡慕一些国家的老建筑,这些城市“老人”,受到了严格的法律保护。
      英国1967年颁发《城市文明法》,其名称直译是“有关市民舒适、愉悦的法律”。即把保护历史街区当成使市民精神愉悦、心情舒适的必要条件。法国政府对有20年历史的或在国内外有过影响的场所,都立了标记予以保护,“每一个老建筑都有一个特殊的身份证”。
      颇值一提的是,很多国家还把公众如何参与城市规划写进了法律里。
      董黎明、范柏乃都很感慨,我们的建筑规划中缺乏透明度,缺乏民意。“拆与不拆,不能光听领导人和开发商的,还得听听老百姓的。”他们相信,“人民的参与是最好的保障!”
      也许不用多久,赵永明老人又会出现在下一个爆破点。他能做就是听着相机的“咔嚓”声,淹没在爆破的滔天巨响里。
摘自《中国青年报》从玉华/文

  分页导航: 1 

 
   
· 单身老人约… 2006/7/24
· 西路军2180… 2006/8/28
· 四川青城山… 2007/5/29
· 纪念建军80… 2007/11/27
· 北戴河避暑… 2007/5/29
查看更多
   
· 纪念建军80… 2007/11/27
· 儿女心、重… 2007/9/17
· “纪念建军… 2007/9/3
· 四川青城山… 2007/5/29
· 北戴河避暑… 2007/5/29
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武汉出版社

武汉市经委离退休办公室

中国老年报

 浙江老年报

 晚霞报     安徽老年报

 
 
白度邮编
宏根老人坊
百度地图
长江网

Copyright 2004-2006 LNWH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图文版权为《老年文汇报》所有,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镜像或复制
主管单位:武汉出版集团公司 报社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兴业路136号 产业园 2号楼  
编辑部:027-85620173   发行部:027-85608788   广告热线:027-85608788
鄂ICP备06009178号                技术支持:中华建材-松山策划